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开奖查询 > 赌博罚款属于什么处罚-头条诗人 | 李 云:星 空
赌博罚款属于什么处罚-头条诗人 | 李 云:星 空
2020-01-11 14:40:02   访问次数:3489

赌博罚款属于什么处罚-头条诗人 | 李 云:星 空

赌博罚款属于什么处罚, 关注 中国诗歌网 ,让诗歌点亮生活!

《诗林》头条诗人

李云

♦ 切 片

一年是一个世纪的切片

一天应该是一年的切片

此时呢,就该是一天的切片

那么,就让我来真实地呈现此时吧

血流到心房里,心肌依旧缺血

骨骼上在繁生刺和结石

目光还在老去,镜片睡着。我

就看不清里尔克的第十一封来信

那么,就让我虚拟地设定此时吧

飞往异国异地的飞机轰隆隆冲入云里,云惊叫着

六十层楼上向下望,人比蚁还匆匆忙忙

花池里的锦鱼对着午后榕树背诵着阿赫玛托娃的诗

此时,仿佛拉金在敲门,让我停停笔

一切的结尾更重要,我也知道

如果现在去开门,回来再写此诗

一切就会变成过去式,这是我不想要的切片

所以我暂不起身开门,缪斯之神请同意我任性一次

♦ 盒 子

孩子,请不要打开盒子,无须看到全部

这世上所有事物真相你不该都弄清楚

盛在里面的东西不都是吉讯还有噩耗

在我最懵懂时,没恪守戒律

开口——说话

盒子被打开之际是阴霾沉寂的日子

请铭记这个教训

其实,盒子里是空的。其实,

盒子里是满的……

雷霆来了,藏宝图展开,秘密被泄密

阳光也会来,推启窗棂,万箭穿心

瘟疫接踵而至,密谋被暴露,腥风血雨

火星人来了吗?一颗流星悄然划过,婴儿一声 啼哭

我是一只盒子,我是自己的破戒者

打开盒子,打开自己

放飞或存储什么

孩子,我唯一的不悔是——开口说话

♦ 星 空

现在,仰望业已变成一件奢侈的事

大多时我如蜗牛低头赶路,请别笑话我

你不也一样。

蜗牛也是牛,真的

脚是盲者,不认识坎和陷阱,所以

它比脑袋撞到南墙和失聪的机会多

我得识路,不能迷信闻香识美人

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是亘古不变的箴言

头顶之上的神灵 请原谅我的不敬

我知道,你鄙视我的平庸

是没有敬畏心和宗教感的行尸

但我依旧固执地不做杞人

我只守着自己的庸常

在要赶多少多少亿光年才能抵达的那个星球

我相信应该有一个对应的我,也应是一个

低头赶路的人

这是量子纠缠理论告诉我的,姑且

我信它成立,正如相信:蜗牛也是牛

那么现在只能让——星空

暂时让它空着

♦ 启 事

有丢失的,就会有招领

只是丟失的概率总是大于招领

一纸启事,公文还是私文

不再重要,如海水是咸的一样无谓。

我们到了沉思的时间,趁着上帝已睡去

我说:远逝的青春有招领处吗?没有!

我想:遗失的爱情有招领处吗?也不会有

最好的时光走失,珍藏在记忆的暖炉里

招领永远小于丟失

只有一个启事,在不远处贴墙而立

关于终极,谁也不能拒绝

只有此时,丟失等于招领,招领等于丢失

可能我说的是正确的,上帝知道

♦ 叮 嘱

还有话要赠予我吗,那你就说吧

我是巨大的容器,能盛下一切

你真当我是凿碑的人了

一刀刀下去,石头能留你的心路和气息

一定有那么一天会引来拓片的墨黑

昼与夜的面孔黥上文字

和刺青一样好看也触目惊心

不过我可能完成不了你交待的任务

辜负他人比失信他人心里要好受得多

所以,请不要把最难践行的事托付与我

可能选择我是你最后的错误

我举不起锤子,刻不了石头

刻刀下四溅火星是暴力美学的功课

我不忍卒读,怕失火

我只是虔诚地聆听你倾述的人

你的事业和我真没有多大关系

你真幸运有人在听着,我是不会有此福利

♦ 去 处

告诉你们好自为之,我就要离开这里

多次和他们坦言的请辞在变馊,茶垢在死寂中生长霉斑

园地的一切都很茂盛,我,多余的园丁

这里只是肉身暂栖的驿站,不是

精神寄托之所,我作别封底

去处之惑,磁铁对铁屑的引诱

比苹果及酒或药还有魅力

蛊,在插图和卷首语及诗行里氤氲

我是陨石的儿子,我还要回到她的身体里去,宫房

这诗国里一群圣洁的诗奴

把光切成十二瓣送你,我们只有这些了

远方不远,对于行走的人

哪有什么远呀!一个溺死的名词

这善意的谎言是我的戒牒

去该去的地方,挂单,焚香

别无选择

♦ 掌 纹

我的山河在双掌一握里

摊开大地,我爱祖国一样爱着

双手,我的一切秘密,前世今生,后天的后天都躲藏在这里

记住最熟悉和最亲近的比记住最陌生和最疏远的更容易

以泪洗面时,端视和凝望这无声的旷野

才知道,生命线的暗结,事业线的破损

还有,桃花没有落在爱情的河道里

此时说的是自己的掌纹,在这里

密码和钥匙一开始就遗失

我就再也打不开命运的门

拍案而起还不如双手搓出暖来

富贵生死都说镌刻在五指山下

没有必要去学猴哥翻跟斗的辛苦

十万八千里的云和月与击掌吟唱时的瞬间

一样恒久,还要什么

来时两手是空去时也该如此

我有我的国,我是我的王

茧花常年地开,不谢不败

可能是我和他人的唯一区别

♦ 过切木尔切克镇

一位疲惫的江南,跌跌撞撞

踏入西部的土地,梅雨在戈壁滩前止步

不远处一个普通的西部小镇,馕样卧着

一队送葬的车队 缓缓的

所有的车都不会超它,向死而生的哀曲

高过天空也低落尘土

不同的坟茔,这会儿

被柏油公路刺刀般阻隔,只有鹰在这两边飞来飞去,好似传着什么信息

其实,亡者们一定会在地下握手,吃肉

羊和牛的队伍倏然滞住速度,让谁都慢下来,小镇丢出一只鞭响

它们是这里的主人,蹄声踢踏踢踏

此时,我还没有看到小镇真容,我知道我会看到

路边,一位戴着真假金饰和宝石的妇人是该去小镇的

风撩起头巾和一首维族民歌,唱着唱着唱着

几位走在后面同样去赶集的汉族、回族汉子

也随她唱着,这是去镇上的途中

只是他们不搭话,只是唱同一个旋律的歌

只是我听不懂

在切木尔切克,我买来治眼疾的疆药

让我眼明心亮地看到阳光的暖

我喝两碗羊肉汤,驱散我心底的冷

这是五月去布尔津的途中

♦ 夏至引

属阳的鹿角脱落,蝉鸣大作,半夏生长

日照最长也是日照最短,今天

到来的雷阵雨骤来疾去

淋湿金黄的麦秆,荷叶滚动着晶石

坠落的叮咚,蚊子尖针长脚刺破水盂里金鱼的天空

随梅雨而来的白霉灰霉

只有用酒喷杀,如喷洗斑斓戏服上的汗渍

举杯的手臂,早生的老人斑是另一种霉点

到来的思念在祖屋里

宜祀典祖上先人,嗅到新麦饼,

忌走夜路和相亲

此时,最适合去挑灯看蛙鼓

灯和你没有到来

我措手不及更无奈

♦ 楔 入

当一切真相以暴力的形式呈现,我们都成为一种侵略工具

楔入——大地、江海、绿地和风里

巨大的电风车、立交桥和高架

还有丛林般的城市高楼

黄肠题凑似的楔入和咬合

一切如果是颠倒和相互纠缠的,并且混乱得没有次序和温度,我

只能用我的手指堵住,我的嘴唇和嘴唇后的语言

这天,我只好仰视或俯瞰

飞机在足音下飞,汽车在头颅之上轧过

长蟒抑或是高速公路

吞噬或分割着贫与富和城与乡

没有办法,我一颗戴着礼帽的钉子

封起什么,如钉封棺木

浑圆的眸子,绿色的泪滴

我在其中依旧褐衣玄帽

♦ 塔

我只能这样凝视

供奉舍利,经卷,法物

这不是敬慕的全部——镇妖之塔

大地上妖的囚禁之地

我只能这样俯瞰

大象,青狮,金翅鸟在石头里垂目

凭栏远眺的还有——云龙,金刚力士,舞乐伎和宝珠

风铃之舌说出难言之隐

心路上的妙音盘旋

我只能这样想着,神仙从这里来来去去

这可能是最古老的航天发射器

我看见,大小石函里的密码

水晶珠里的秘密,

我说,这都是通向另外星球的

暗示和通道

山峦龙骨上的骨刺

河床里斜插的簪

♦ 月

我说我来自月的故里,你信吗?

不信!但这是真实的坦白

我真的是它派来的遣唐使

这不仅是唐诗宋词元曲小令的叙述和传唱

我知晓你的背面里的秘密

暗夜和暗物质、情感的暗

是等于、大于、小于的关系,还是n次方

只是不能说明

多难呀!月亮,大在草原和江河

小到井底和碎镜,一声叹及长啸

我们此时是光年的语境,真相

均在纷纷坠落,从月牙的牙到满盈的皎洁

再说一次,我真的是从那里派到此地球的使者,月幔、月陆、月海

榴辉岩上均有我的脚印和呼吸,并一定会亿光年地有着留痕在那里

不然它影响大海的潮涨潮落的同时

怎么会牵动我月月的兴起和萎靡

月呀!如果我不归回

你就寂寞睡起

我一旦踏入归途,会以闪电的速度

♦ 稻 草

开始是草还是稻,别问清楚

我不知道,比苔花还微小的花未开之前

流水知道,一切冥想来自一粒种子的心思

秋天之前,一生走尽,镰来了

谷桶里落满金子,曦光已退

梦田已没有一抹绿色,净身者

一路向西,稻垛比墓

还要高。高过庄台

深冬深处,垛子内里躲着春暖

土狗和黄鼠狼的宫殿

麻雀帮我拾起最后的剩余

颗粒饱满,字字珠玑

慢慢形成一个人怀乡的特殊语词

稻草人是我的替身

我是稻草人制作的机器人行走城市

这会儿只轻念着:稻,稻草的稻

草,稻草的草

选自《诗林》2019年第6期

敬 请 关 注

中国诗歌网

诗歌报刊联盟

巴黎人网上赌场